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自考同路人 > 自考人物 > 正文

自考先锋 擦出工作与自考的火花 ——记57岁自考毕业生韩春江

2015-08-11 07:51:33  来源:北京考试报
  在2015年7月领取自考毕业证书的考生中,韩春江格外兴奋,坚持与区县自考办的老师合影后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“我已经快60岁了。”他一边收起毕业证书,一边和自考办工作人员说。这位57岁的自考本科毕业生,因自考获得工作,又因工作重新捧起自考书本。他像是拿着打火石,一手是自考、一手是工作,擦出耀眼的火花。

  时隔30年,再获毕业证

  有人参加自考是为了找到工作谋生,有人是为了拓展知识辅助工作。而韩春江两者皆是。

  1995年,韩春江通过函授学习完成了自考法律专业基础段课程的全部考试。凭借这本专科毕业证书和一腔对于法律的热情,他成了八里庄街道司法所的一名员工。自考里学到的法律知识,是他走向热爱的法律行业的敲门砖。民法、继承法、婚姻法,从书本中背下来的条条律法,为真实的案例提供了公平的解决办法。

  几年前,韩春江送女儿出国留学。在机场安检口,望着女儿远赴英国求学的身影,他想起了自己的读书时代。那时,他如饥似渴阅读函授材料的每个文字,自考像是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近30年过去了,工作愈加如鱼得水,他的心里却觉得不满足。“50多岁就不能踏实学习了?”他反问自己。“人不该给自己限定学习的年龄。”送完女儿,他回家就重新拿起书本,专心致志地投入到已经考过几科,但还没完成的自考律师专业本科段的考试复习中。今年7月,他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自考本科毕业证书,开心地说:“我都57岁了,文凭对我来说不重要,但它是对这段学习的见证。”

  自学以致用,治面肌痉挛

  由于工作和学习的双重压力,韩春江曾经患上面肌痉挛,患病达8年之久。那8年里,他左侧眼睛和脸部阵发性、不自主地肌肉抽搐。面肌痉挛西医难治,在中医中也属疑难杂症。他寻找着治疗办法,自考学习却没停止。看书时,左脸一开始跳动就难以集中精力学习。他就把书摊开在桌面上,用右手翻书,左手狠狠地按在跳动的部位上。十几页书看完,左脸已被他的手按得红肿。

  “战胜面肌痉挛和参加自考一样,都需要恒心和勇气。”考试复习需要每天学,反复学。他参加中医科学院业余班,学习按摩并取得高级按摩资格证后,利用参加自考学习的经验按摩面部,每天按、反复按。他说:“按摩知识应用在缓解病情上,自考知识应用在实际案例分析里,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效。”克服困难,举一反三,学以致用,这些已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。“习惯了,今后仍会继续,活到老,学到老,心不老,夕阳无限好。”他这样说。

  到哪儿都学,奇招战自考

  韩春江参加自考学习,针对不同课程都有独到的学习方法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要先从基本理论学起,打好地基再建房;学习法律相关课程要把握好宪法知识,把它当做大树的主干,再细细地分析每个分支学科;国际经济法概论、国际私法、国际法这三门课程内容相对碎片化,需要反复记忆逐个击破。备考时,他总是保持着愉快的心态。起床后,他边刷牙洗脸,边哼着歌曲《从头再来》的曲调;走到书桌前,先振奋精神阅读新课,把教材读熟由厚变薄,抓大纲理出知识联系点;边学边把司法工作实践和抽象理论结合起来,在乐趣里获得动力;晚上还要复习总结,循环往复。

  工作里遇到新案例,韩春江总是把自考知识联系起来细细体会。甚至他在游览英国时,也能温习自考知识。他到英国看望留学的女儿,下飞机到银行换外币,英国属于欧共体,实际使用的却是英镑。他想:“这不正是国际经济法概论课程里的知识么?”走到哪儿学到哪儿,每个工作片段、每个旅行片段、每个生活片段都成了自考学习“标本”的“载玻片”和“盖玻片”。

  韩春江的两块打火石,一块是工作实践,一块自考学习,摩擦出亲手调解疑难民事纠纷10多件的功绩;摩擦出对辖区居委会民调员进行授课培训的使命;摩擦出编写人民调解教案,被北京市司法局评为优秀奖的荣耀。这两块打火石更在他心中擦出了成就感、充实感、喜悦感的心灵火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