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自考同路人 > 自考故事 > 正文

自考那些事 德来的暑假

2013-08-25 21:23:23  来源:北京考试报
  刚才还感觉暑热难耐,从印刷店里出来却下起了暴雨。因为没有带伞,德来(化名)把腰深深地弓下,紧紧抱住一摞宣传彩页跑回办公楼。暑假期间,他像很多同学一样留在北京,在实习中度过了一个充实的暑假。

  当记者联系到德来时,得知他马上就要回老家,只能在火车站见一面。采访时,德来不停叮嘱记者,不要透露他实习单位的名字,至于为什么,德来回答:“我们公司媒体宣传都是专人负责,企业形象不能透过员工随便显露在媒体,否则我得担责任。”虽然仅仅是非正式的实习关系,虽然只在这家企业呆了一个月,但德来满口都是“我们公司”,还觉得自己得为公司形象“担责任”。

  采访中,德来给记者留下了一个极其认真的印象,与他不修边幅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在一家快餐店吃完饭,按理这家店本是由店员收拾碗筷,可德来还是端着盘子找了半天,发现没有放餐具的地方,最后才交到服务员手里。

  “谨小慎微”,在他看来对自考生而言是一个必要的素质。完成自考学业就是临渊履冰的过程。“有时你疏忽一点犯个小错,半年时间就废了,这种经历多惨痛,你们这些科班生是不了解的。”

  在德来嘴里,普通高校大学生一概用“科班生”称呼,而和他一起实习的,就都是“科班生”。

  “和‘科班生’一起实习,我一开始心里还是很虚的,心想自己能力肯定比不过别人,不过我发现你们‘科班生’也有问题,大概是平时过得太轻松了,实习都不当回事,工作做得还没我细致。”

  有一次开会前要分发材料,与他一起实习的科班生负责准备好材料,德来的工作只是布置会场,顺便把材料抱到会议室。然而路上他看见了贴在墙上的与会人员名单,对照人数数了下材料,发现少了两份,于是及时弥补上了“科班生”的工作疏漏。

  “要说我们自考生,想做点啥都要克服更多的困难。按照我师哥师姐的经验,自考生找工作也不算难,但你说找个实习吧,好多单位一听我是自考培训班的,都不收,说不知道我是干嘛的,通过师哥的关系,我才能顺利进入这家企业实习。”

  德来格外珍惜这次机会,“我感觉好多‘科班生’实习,就是混个简历上的实习经历,可我不是,我觉得实习就要当成真正的工作。”小时候父亲就常教导他干工作,尤其是当白领,要有“眼力见儿”。于是实习第一天中午他就到卫生间找来拖把打扫办公室,可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。结果刚拖一会地,保洁人员就找他来要拖把了,他才恍悟,原来和这些“金领”共事是不用做扫除的,办公室每天都有专人打扫。

  这算是德来开的第一次眼界。“要说我们企业可真好,不但不用做值日,每天的饭费补助是现金!还发实习生!”但谈着谈着,他突然叹了口气,“真想毕业也在这里工作,可人家正式员工都是名校出身。”

  虽然至少也是“实习金领”,但由于业务不熟练,德来也只被分配做一些辅助工作,最常干的就是会务,譬如去制作彩页等材料。他和印刷店老板都熟了,还被当成重要客户请去吃饭。而他最拿手的则是应酬——喝酒。学校里练出来的一口好酒量,连部门经理都赞叹不已,和客户谈业务总带着他,就是为了饭桌上壮声势。“我这一个月把一辈子的山珍海味都吃了,但这样的应酬我不喜欢,我觉得要得到领导赏识,不应该凭酒量,还是要业务过硬。”

  德来说,在一些民办校同学中,有一种他认为很不好的风气,就是“读书无用”,觉得将来干事业 是靠搞人际关系、靠“社会经验”。有些考生为了实习连课都不上了。“社会经验的确很重要,可不能代替读书,毕竟工作里很大一部分的专业知识是书里来的。人脉混得再开,专业一团瞎,在哪里也不好‘混’下去。”在实习期间,德来一刻也没有落下功课,每天晚上下了班虽然很累,但也要看两小时课本。

  虽然没有达到当初学以致用的目的,但德来觉得这次实习经历还是很宝贵的。“以前觉得把书上的东西用到工作里就算学以致用了,但是我发现自己学到的知识尚不足以应付实习单位的主要业务。现代社会各项知识发展很快,工作本身就是学习,就是温故知新的过程。”

  谈到未来时,德来也有些没把握。他知道好多师哥师姐毕业后都找到了好工作,证明自考生不比别人差。他认为,每个人的未来都是自己把握的,而不是自己所在的群体决定的。也许某一天,德来也有机会成为他梦想中的“成功人士”,如果那时又有记者采访他,他或许还会提起这次暑期打工的经历。